首頁  >  新聞發布  >  故事 > 正文
闖出國門第一船——中國第一艘出口船“長城”號建造紀實

文章來源: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9-06-03

1981年9月14日,對于大多數人來說,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日子,但對于大連造船廠(大連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前身,以下統稱大船集團)的員工來說,這一天注定永生難忘。

那天,秋高氣爽,萬里無云,大船集團迎來了史無前例的盛況。2號船臺張燈結彩,鼓樂喧天。船臺上,一艘巨輪——2.7萬噸散裝貨輪“長城”號,身披節日的盛裝,傲然挺立,等待著下水的神圣時刻。上午8時25分,“長城”號沿著平展的滑道徐徐滑向大海,懸掛在船艏的巨大彩球迎風舒展,上千個五彩繽紛的氣球冉冉升起,凌空飛舞,在場的人們無不歡呼雀躍,紛紛流下了激動的熱淚。

“長城”號貨輪,是中國第一艘出口船,也是我國船舶工業史上第一次按照國際規范和標準建造的萬噸級以上船舶。 它的順利下水,有力地宣告了我國造船工業具有承建國際水平船舶的能力,譜寫了造船工人造好出口船、為國爭光的新篇章。然而,輝煌的背后,又有多少人知曉曾經的艱辛與磨難,曲折與淚水……

“這艘船我們接了”

時光的日歷翻回到1980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著祖國大地。然而,那時候,搞好船舶出口,打入國際市場,并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年初,北京六機部會議室。部長柴樹藩與時任大船集團廠長的孫文學相視而坐。柴樹藩心事重重,表情凝重,他說道:“有外商要在國內建造一艘2.7萬噸的散貨輪,要求完全按照國際規范和標準設計建造,這在國內是第一次,部里已經征求了好幾個廠的意見,他們都表示有困難,不敢承接。”這時,柴樹藩將目光轉向孫文學,“文學,你們那里怎么樣,你敢不敢干?”此刻,會議室寂靜無聲。面對部長的提問,孫文學面色平靜,內心卻波濤洶涌。他想到了可能遇到的種種困難,但同時也想到了1977年12月鄧小平同志提出的“中國的船舶要出口,要打進國際市場”,想到了工廠建造2.4萬噸、5萬噸以及各種軍用船舶的經驗和基礎,想到了工廠有一批理論基礎好、實踐經驗足的工程技術人員和一支吃苦耐勞、能打硬仗的造船工人隊伍。有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的指引,有小平同志的關心和鼓勵,有上級主管部門的支持和幫助,我怕什么?經過這番深思熟慮,孫文學語氣堅定地答道:“我們敢干,這艘船我們廠接了!”

孫文學深知,當場接受任務著實倉促,也有些冒險,大家肯定都對自己能否圓滿完成任務充滿了懷疑。從北京回到大連的當天晚上,孫文學徹夜未眠。第二天早上一到單位,他立即召開廠務會議,將在北京開會時與柴樹藩部長商談的情況作了匯報。會上,大家踴躍地談論著自己的見解,有的表示贊同、有的在認真思考、也有的同志說:“造出口船一切都要按國際規范標準干,沒有經驗,要慎重對待。”但與會的多數人員都表示理解和支持。孫文學聽了大家的發言,激動萬分地說道:“建造出口船是大勢所趨,大連造船廠是全國造船大廠,物質技術條件都比較好,應該帶頭先走一步。只要大家眾志成城、團結一心,我相信一定能造好出口船!”隨后便立即指定專人,匆忙赴京參加六機部組織的談判班子,進行談判和合同簽訂。

談判一切順利,同年5月5日,中國船舶貿易公司、大船集團與香港聯成輪船公司簽訂了2.7萬噸散貨輪的建造合同。

“造好出口船,為國爭光”

“建造中國第一艘出口船”的消息像長了翅膀一樣迅速傳遍全廠,工人們奔走相告,議論紛紛。為了建造好“長城”號,廠黨委專門召開了擴大會議,并在全廠進行動員,向職工反復強調,能否造好“長城”號,是關系到國家聲譽和我國船舶產品進入國際市場的大問題,并提出了“造好出口船,為國爭光”的響亮口號,號召發出后,開工前的準備工作便緊鑼密鼓地開展起來,從塔吊林立的船臺到機器轟鳴的車間,從機關科室到生產班組,請戰書、決心書像雪花似的飛滿全廠……造好出口船的共同目標把領導干部、廣大工人和技術人員的心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由于“長城”號是按照英國勞氏船級社(LR)和日本JSQS質量標準設計建造,需要符合23個國際規范、規則和公約的要求,挑戰前所未有。1980年11月20日,船體車間內人頭攢動,大家臉上寫滿興奮與期待。當“長城”號的第一塊鋼板開始號料,現場一片歡呼與掌聲——中國第一艘出口船正式開工建造啦!

1981年2月20日,一個寒冬。雪后初霽的船廠銀裝素裹,船臺上下,一派繁忙。上午9時許,四臺塔吊隨著清脆的哨聲,揮舞鐵臂,把一個巨大的船體分段吊上了船臺,拉開了“長城”號船臺分段合攏的序幕。

“長城”號船體由重達十幾噸甚至上百噸的100多個分段組成,要在短時間內完成這么多分段的吊裝、合攏、焊接等工序,達到主船體成型,任務艱巨,談何容易?當船臺合攏的號角吹響,早就憋在工人心中“大干出口船”的勁,猶如火山一樣迸發出來。在工人們揮汗如雨的奮戰下,一個個龐大的船體分段乖乖地上了船臺。然而,事情并非總是一帆風順,隨著工程的進展,各種困難也接踵而至。

隨著船體漸漸成型,艉段合攏已刻不容緩,可是,用反造法裝焊的重達170多噸的艉段,合攏前的空中翻身,對工廠現有起重設備來說是一大難題。如果把艉段分成兩個分段合攏,則會大大拖延建造進度。為了不耽誤生產進度,技術人員們重新制訂了艉段翻身工藝規程,第一時間送到了工人手上。經過36小時的連續奮戰,最終順利完成了艉段整體翻身和船臺合攏,壓在大家心口的一塊石頭終于落地。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船體分段噴漆工作全面鋪開,但六月的大連,陰雨綿綿,可陰天下雨不能噴漆,油漆工人紛紛咬牙跺腳,堅定地表示:“只要船體分段一出來,休想在我們手中耽擱半分鐘!決不能耽誤后續施工!”工人們說到做到,雨后天剛一放晴,大家便手持工具,撲到分段上,沒日沒夜地拼命奮戰起來。除了陰雨,還有高溫。三伏天鉆艙底,猶如進蒸籠,連續不停地噴漆,汗水順著后背淌到腳下,眼睛被熏得又紅又腫。縱使千辛萬苦,工人們渾然不顧,大家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快,把陰雨耽誤的時間搶回來!”

在管路安裝的繁忙時刻,預想不到的施工困難,隨時橫在工人面前。吊車倒不出時間吊運管子,工人們就人拉肩扛,把一根根管子送到船艙里;法蘭供應不上,工人們就自己動手連夜制作;大型閥門沒有到貨,工人們就自制閥門模具代替……管匠工人們都風趣地說:“出口船想在管道上耽誤事,沒門!”

“造好出口船”的口號,將全廠技術人員的智慧,老工人的經驗和青年工人的干勁擰成一股繩,產生著神奇的力量,無論多少“老大難”,無不迎刃而解。一個個忙碌的身影,一幕幕感人的畫面,定格在大船集團的史冊上。

“開創了中國船舶工業的新紀元”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當“長城”號以它197米的巨型船身,屹立在船臺上時,每天路過它的人們,無不瞻仰它,稱贊它。它那光順的外形,高質量的焊縫,美觀大方的舾裝件以及高光潔度的瓦斯切割面,均接近世界先進水平。房間裝潢水平高,管系試驗幾乎無跑、冒、滴、漏現象,基本上一次交驗成功。全船所有檢驗數據,全部達到或超過合同要求。

在“長城”號完工交船前,外國驗船師將信將疑地對船體五項主尺寸進行了實地測量。測完后,他大吃一驚,因為五項指標中,有一項誤差幾乎為零,另外有一項為l毫米,一項為2毫米,其余兩項也大大低于允許的誤差要求。“這太令人難以置信了,不會是我測量錯了吧?”驗船師目瞪口呆,似乎不能理解這樣的結果,他馬上當場認真仔細地又測量了一遍。事實證明,第一次的測量準確無誤。這時,他欽佩地伸出大拇指,贊嘆道:“簡直完美,真沒有想到!”站在一旁的船東也高興地說:“這艘船比我預計的要好得多,質量完全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確實是一流的。”

1981年9月14日,船廠工人們翹首以盼的日子終于到來了——“長城”號船臺建造工程完工,即將舉行下水典禮。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古牧,專程來到大連出席儀式,并為“長城”號下水剪彩。船東包玉星先生陪同其父親及家屬親友數十人,由香港租賃兩架包機飛赴大連,參加典禮并參觀。在儀式現場,各方都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他們對雙方的友好合作及“長城”號的成功建造給予了高度評價。

“長城”號貨輪交工后,于1982年1月起錨離開大連。離港的那天,無數船廠工人駐足碼頭,望著“長城”號漸行漸遠的身影,大家戀戀不舍。

“長城”號首航經日本駛向美國,途中經受住了4次狂風巨浪的考驗。一次在橫渡太平洋時遇上了8級風浪,船體傾斜達45°,但船從未偏離航向,各種設備運轉正常,最終經過6個晝夜的奮戰,安全抵達美國洛杉磯。經檢驗,全船萬米焊縫無一處破損,油漆無一處剝落。此事隨后被傳開,贊譽便紛至沓來。船東包玉星立即致信大船集團,高興地把“長城”號譽為“無可懷疑的優秀船只”。同時,他還在報紙上發表文章,盛贊大船集團的船舶建造質量。英國勞氏船級社主席評價說:“‘長城’號的出口,開創了中國船舶工業的新紀元。”鄧小平同志知道后,稱贊道:“你們的合作是成功的。”

憑借“長城”號創出的信譽,大船集團在國際市場的影響迅速擴大,各國各地區的訂貨主接連不斷,紛紛前來詢價、談判、簽約,不久便與香港以及歐美一些國家簽訂了大量訂單。大船集團逐漸在國際市場站穩了腳跟,工廠的振興發展有了更加廣闊的天地。大船集團船臺上下,車間內外,廣大職工正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譜寫著更加燦爛的新篇章。

【責任編輯:王鈺】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一肖中特免费公